用户: 密码: 注册
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一百零五章 大结局(1/2)

米晴拉住圆圆的手:“圆圆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庞圆娇嗔的看了一眼刘文:“那家伙告诉我的!”

南风天烈突然间明白了什么:“老二,你说的弟妹难道就是圆圆吗?”

刘文哈哈大笑:“还是大哥聪明,不过,现在我们还没结婚呢,只是异性朋友!”

庞圆脸立即沉了下来:“刘文!”

刘文冲着她做了个鬼脸:“老婆,当弟弟的,哪敢比大哥结婚早啊,等大哥和大嫂结婚了,我就立即和你举行世纪婚礼!”

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,米晴还是不相信,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凑在一起呢?

庞圆看着米晴笑:“晴晴,我和刘文早就说好了,一定要好好谢谢你这个大媒人!”

米晴越发糊涂了:“我是媒人?”

刘文走上前来:“晴晴,那年你从瑞典出走了,我和大哥一样到处找你,凡是我能想到的人,我都去找了,结果,就把圆圆给人肉搜索出来了,那个水缸一样的圆圆居然变成了美女,而且我们有了共同的战斗目标,那就是无论如何,就是寻遍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都要找到你,结果,共同的理想让我们走到了一起!”

庞圆眼里含着泪花,当她听到刘文说她高中的时候是个水缸,恼怒的瞪着刘文。

刘文吓得赶紧握住圆圆的手:“老婆大人,我是说你赛过西施,堪比杨玉环!”

南风天烈笑着看向米晴:“看来,我们必须马上结婚了,要不,圆圆妹妹和老二可要恨我们了!”

米晴躲开南风天烈那灼热的双眸,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什么都没说。

南风天烈嘿嘿的笑了几声,看向全叔:“全叔,今天我就出院,晚上大家都回家吃饭,你先回去准备一下。”

米晴担忧的看着南风天烈:“要不在住几天吧,等身体完全好了,在回家好吗?”

南风天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米晴:“我想咱家了,一刻都等不及了!”

米晴心里忐忑不安,今天晚上,就要回到老宅子去住了,自己和他分别了六年了,一想到两个人今天晚上要共处一室,心里便慌慌的!

米晴坐在房车里,南风天烈躺在她的身边,眼睛灼灼的盯着她,把她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摩挲着。

米晴望着窗外,脸上掠过一丝忧虑。

南风天烈身子动了动,坐起身。

米晴慌张的回转头:“是不是不舒服?要不,让黄助理把车开慢点?”满脸的紧张和关心。

南风天烈的心一疼,这才说道:“我想离你近一点。”手一带,米晴跌入到他的怀里。

米晴慌张的看向前面,好在有一个隔断隔开了司机和他们的空间,但是她的心还是慌慌的,生怕发出不合时宜的声响让黄二误解,紧闭着嘴巴,屏住呼吸。

南风天烈嘴角偷偷牵扯了几下,把脑袋靠在米晴的怀里,贪婪的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香气。

南风天烈满足的搂住她的身体,冲着前面喊道:“黄助理,走学院路。”

学院路?没记得有这样一条路啊?米晴不解的想着,也许,这六年来,城市扩建,新修的大路吧!

南风天烈把车厢里的音乐打开,音乐声一下子把他们的空间封闭起来,这让米晴的心稍稍的安稳下来。

南风天烈突然间俯下脑袋,伏在米晴的脸上,声音低低的说道:“米米,我……”

“啊?”米晴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,立即张大嘴巴。

现在可是在回家的路上,前面还有第三人,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?

米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南风天烈早就等不及了,大手一捞……

……

一切归于平静,米晴软得如同一滩水,虚弱无力的靠在南风天烈的怀里。

米晴推开他的脑袋,突然间想起,他们从医院出来都走了半天了,怎么还没到家呢?

她不解的看向南风天烈:“学院路是新开的路吗?”

南风天烈的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:“是啊,这六年里,没有你在身边,我闲的心发慌,于是,我就开始修路,结果,就修了这条学院路,实际上,它是一条环城路。”

“环城路?”米晴皱起眉头。

“是啊,就是一个圆啊,怎么走,都走不到头的那种,除非我让黄助理停止,否则,他是永远开下去的。”南风天烈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米晴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家伙,从医院出来的那一刻,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怪不得呢,他的房车上配备这样齐全呢,挂着窗帘,还带着隔断。

一种被人耍的羞耻感觉一下子涌上了她的心头,她的小脸“啪嗒”一下就沉了下来,沉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,也不看南风天烈。

车子“嘎吱”一下,带着刺耳的摩擦声,突然间停了下来。

米晴的身体直直的向前冲去。

南风天烈一把抱住她,俊俏的眉头紧锁着,脸上带着怒气。

车窗外传来黄二胆战心惊的说话声:“总裁,有个女人躺在我们的车前面。”

南风天烈声音里带着不悦:“给点钱,打发走。”

过了一会,窗外传来女人尖利的大笑声。

紧接着,一个女人苍老的无奈的声音响起:“琪琪,妈妈求求你,别闹了,和妈回家好不好?”女人的声音突然间哽咽起来。

米晴的心猛的一颤,她突然间推开南风天烈的身体,一下子跳出了车门。

眼泪一下子涌上了她的眼睛,眼前蹲在地上的那个老女人正是自己的继母芬姨。只是几年不见,芬姨的脸上布满了褶皱和黑斑,背已经驼了,满头的白发。

米晴走上前去,声音颤抖着喊道:“芬姨!”

地上的老女人抬起头,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米晴,突然间神情激动起来,嘴唇动了动,便低下头: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你!”

米晴蹲下身子,拉住芬姨的手:“芬姨,是我,晴晴啊!”

“小姐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的芬姨。”女人的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情,拉住地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子:“起来,和我回去!”声音一下子变得暴怒起来。

米晴这才发现,在房车的前面,正直直的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,只是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病人的服装,卷曲的头发披散着,遮住了整张脸。

女人再一次爆发出尖利的笑声,那熟悉的声音让米晴的心一下子疼了起来,她一把掀开女人的头发:“琪琪,真的是你吗?”她的眼泪哗哗的掉落下来。

眼前的米琪琪身体消瘦,在也不是当年那丰满漂亮的那个米琪琪了,她的眼神涣散,时不时的发出尖利的笑声。

“琪琪,是我,我是晴晴啊!”她摇晃着米琪琪的身体。

米琪琪的脸突然间变得狰狞起来,她狞笑着,两只手紧紧攥住米晴的肩膀,伸出舌头,发着青的舌头,一点点的靠近米晴的脸。

突然间,只听见一声痛苦的嚎叫声,随即米琪琪的快速的松开手,整个人的身体向后面仰去。

“琪琪!”米晴惊叫一声,赶紧伸手去拉米琪琪。

“离她远点,她疯了!”南风天烈一声怒吼,抱起米晴的身体,向后面撤去。

米晴挣扎着:“放开我,她是我的妹妹,她不会伤害我的!”说着,泪水早已经遍布了整张脸。

芬姨惊恐的看着南风天烈:“老爷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是我没看好她,不是琪琪的错,您就原谅琪琪吧!”

看着南风天烈满脸的怒容,芬姨的心立即惊慌起来,她一把拉住米晴的手:“晴晴,求求老爷,替琪琪求求老爷,是我没看好她,不要怪罪琪琪。”

米晴愤怒的瞪着南风天烈,一定是这个家伙,陷害她们母女,才会让琪琪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。

南风天烈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,他拉住米晴的手,想要解释,可是米晴倔强的甩开他的手,满脸的厌恶:“不要碰我!”声音带着冷酷。

远处,跑来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,老远的看着芬姨,就喊了起来:“芬姐啊,怎么一转眼,你们娘两个就跑到这里来了?”

米晴本来还暴怒的脸立即变得惊喜起来:“婶子!”眼前的女人身体有些发福,而且皮肤变得白皙,一身干练的套裙,让她变得很有职业女性的样子。

女人惊讶的抬起头,随即傻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
“黄婶,我是晴晴,我回来了!”米晴含着泪水,走到黄婶的面前,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黄婶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晴晴,真的是你啊!臭丫头,这些年,你跑哪去了?”随即,眼泪流了出来。

南风天烈走了过来,笑着打着招呼:“黄婶,又见面了。”

黄婶抬起头,情绪立即激动起来:“天烈,你终于找到晴晴了!”声音哽咽起来。

芬姨不安的走到黄婶的面前:“院长,琪琪是偷偷跑出来的。您求求老爷,不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好不好?”

黄婶叹了口气:“芬姨,你就放心吧,天烈不是说过吗,这里就是你们的家,你们娘两个在这放心生活就行了。”

米晴糊涂了,她拉住黄婶的手:“婶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黄婶拉住米晴的手:“这话说来有点长,你失踪的那一年,天烈四处寻找你,没想到,却碰到许多无家可归的孤儿,他们大多数是智障儿童,或者身体有缺陷,被家人遗弃,于是天烈把他们接了过来,在郊外买了一块地,盖起了许多房子,我就被委任为这里的院长。”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,点击这里报错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一品悍妃名门大少独宠辣妻花都小保安彪悍王妃:推倒妖孽王爷异世界道门国标少女初长成